行业动态


电话:

三度外租磨炼这位回家的枪迷完成人生反转

来源:未知添加时间:2022-09-22 04:46 点击:

  本赛季阿森纳强势开局,法国后卫萨利巴的出色表现令人眼前一亮。新世纪以来,北伦敦从不缺少法国后卫和法语球员,但与他们有关的故事,并非都是美妙结局。

  过去两年,每当阿森纳因后防失误丢球,场边的“枪迷”就会一遍遍高声呐喊:威利在哪儿?

  今年8月初,阿森纳球迷和阿尔特塔终于找到了答案:原来威利在这儿。新赛季英超首轮做客2比0战胜水晶宫,“威利”首次代表阿森纳一线次,赛后被评选为官方最佳。第3轮对伯恩茅斯,威利又收获了职业生涯首个英超进球。加盟三年,经历三次外租,外租期间父母相继离世......威廉·萨利巴,为这闪耀时刻等了太久。

  三年前就属于阿森纳的萨利巴,过去几个赛季确实忍耐了太多。2019年7月,阿森纳在与北伦敦宿敌托特纳姆热刺的争夺战中胜出,以2700万镑将当时年仅18岁的萨利巴收至帐下。据说为签下这名法国天才后卫,阿森纳高层甚至安排法国中场冈杜齐前往巴黎,游说他的同胞。

  加盟阿森纳之前,萨利巴只代表圣艾蒂安一线次,但时任主帅埃梅里仍在季前训练赛中给足了小伙子表现机会。可惜签约不久,萨利巴就在科尔尼基地意外拉伤了内收肌。赛季正式开打前,养伤状态下的萨利巴没有出现在球队注册名单中,而埃梅里给出的解释是“正式开启阿森纳生涯前,他需要先在外面过渡一年”。

  以租借身份回到圣艾蒂安的萨利巴,当年9月复出后迅速占据主力位置。可仅仅两个月后,小伙子又遭遇跖骨骨折,不得不再度回到病床。好不容易熬到“有球训练”恢复阶段,新冠疫情开始在欧洲肆虐,2019-20赛季法甲,4月就匆匆收场。一个数据可以证明当赛季的萨利巴有多出色:总共991分钟出场时间里,他只犯规两次!

  看到萨利巴伤愈后依然稳健,圣艾蒂安高层第一时间与阿森纳进行磋商,计划将他排进法国杯决赛首发阵容。为何要提前磋商?因为那一年的法国杯决赛被延期至7月下旬,而萨利巴的租借合同,6月30日到期。

  阿森纳方面愿意配合,但谈判以一种令人意想不到的方式陷入了僵局。圣艾蒂安在声明中表示:“我们不会轻易用阿森纳球员的健康作冒险。”言下之意,萨利巴刚刚伤愈,就被安排跟大巴黎踢法国杯决赛,实属不妥。但这并不是重点,还有后话——“同样,我们也不想因为延长租借,而遭到意料之外的财政损失。”

  因新冠疫情,圣艾蒂安俱乐部的财政预算被严重削减,2019-20赛季裁员55人之多。在这个关键时间点,一旦萨利巴代表球队参加多于或等于总场数1/3的比赛,“绿军”就将额外支付给阿森纳250万欧元。那场法国杯决赛,是当季圣艾蒂安的第51场比赛,此前萨利巴已经代表球队出场16次,决赛一旦上阵,竞赛奖金就将自动触发。最终,萨利巴没有参加那场决赛,输给巴黎的圣艾蒂安也没能拿到冠军奖金。

  2020年回到科尔尼,萨利巴的心情格外激动,因为他被告知将在新赛季穿上4号球衣,这可是主力中卫的象征。法国中卫也确实没有自我陶醉,因为少帅阿尔特塔也给了他承诺:2019年12月取代埃梅里接手阿森纳后,旨在重建球队的阿尔特塔一直关注着法国小将的表现。

  2019年与阿森纳签约时,萨利巴几乎不会说英语,但他很快开启补课模式,并迅速融入了阿森纳法语帮。然而2020夏训期间,阿尔特塔和他的教练团队发现,萨利巴的能力与参加英超比赛仍有不小差距,当时结论是法国人的最致命弱点为站位——即便队内训练赛那种对抗强度,也已让他捉襟见肘。小伙子在法甲踢球时频繁祭出的两大武器:有效铲抢和及时拦截,此时显得脆弱且笨拙,更加剧了失位现象。

  此外,萨利巴的身体对抗和争顶能力也达不到英超要求,这一点,他们的队友们都会轻易发现。

  针对意料之外的状况,阿森纳教练组迅速给出一个颇具建设性的提议:给他降一级,租借去英冠(沃特福德或诺维奇)。但在距离转会窗关闭不足半天的时候,一切都没有谈妥,再把萨利巴租回圣艾蒂安,也因时间紧迫错过了最后期限。萨利巴面前只有一种选择:为阿森纳预备队出场。

  2020年12月9日,阿森纳U23在英联杯赛场0比3输给温布尔登,萨利巴一次防守失位后冒失铲抢,两黄变一红遭到驱逐。从那以后,人们开始广泛质疑萨利巴的能力,没能赢得信任的法国后卫,也不得不在冬窗开启后回到法甲、加盟尼斯。当时阿森纳将萨利巴租回法国,还有另一个原因:年仅19岁的小伙子,一年内先后失去双亲,而他的父母都是死于新冠。

  去年夏天,“仍需成长”的萨利巴与冈杜齐被打包租借给法甲豪门马赛,他的人生也就此发生了反转。对阵巴黎的“国家德比”,萨利巴表现完美,零封豪华三叉戟、收获全场最佳。赛季结束,丢掉48球的阿森纳两分之差无缘欧冠,萨利巴却在收获法甲赛季最佳年轻球员荣誉的同时,帮助马赛获得欧冠正赛门票。这一次,枪手再也无法忽视他了。

  尽管阿森纳三番五次地将萨利巴外租,但法国人始终对“枪手”一心一意,没有提出过完全转会的想法。童年时代的萨利巴,就是一名不折不扣的阿森纳球迷,卧室里贴满了“枪手”球星海报。今夏萨利巴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过想跟马赛踢欧冠的念头,冈杜齐也是公开“策反”同胞、希望他彻底离开阿森纳;但最终,法国后卫还是重新披上红色战袍,并赢得了属于自己的位置。

  本赛季英超首轮萨利巴的登场,让阿森纳创造了一个“浪漫的纪录”:连续26个赛季英超有法国球员出战。从传奇教练温格入主“枪手”至今,先后有31名法国球员穿上过阿森纳战袍。“维埃拉和亨利直接颠覆了英国人对法国足球的认知!”(《卫报》观点),但时至今日,英格兰人仍对法国球员抱有一种近乎天然的疏远与误解。

  比如《阿森纳的法国关系》一书的作者弗雷德·阿特金斯,承认法国球员的精湛技术,以及球场上的艺术家气质;但他同时也认为法国球员身上普遍存在两个性格弱点:同胞之间的阶级矛盾,无法合理应对挫败。

  先说第一点。2010南非世界杯上的法国国家队大罢工,就是由前阿森纳射手阿内尔卡引发,而当年效力阿森纳期间,“阴沉脸”总在更衣室里口不择言,多次被大佬维埃拉“长鞭伺候”。阿森纳的更衣室从来都是法国、法语球员相互宣泄阶级矛盾的火药桶,其中比较著名的有“加拉VS纳斯里”、“加拉VS科洛·图雷”,以及“阿德巴约VS所有法语帮成员”。

  加拉与纳斯里的矛盾,最早源于一次国家队客场比赛。航班上,纳斯里因为占据了原本属于亨利的座位,被以老大哥自居的加拉狠狠教训。原本只是口角,最终升级为肢体冲突。科洛·图雷与加拉的矛盾与之类似。加拉在更衣室的横行霸道引得图雷倍感不适,于是双方陷入冷战,最终科特迪瓦人留下一句“我被前队友霸凌和恐吓了”,随后转会曼城。

  阿德巴约的情况稍有不同。多哥前锋在阿森纳表现最出色那两年,一直是飘飘然的状态,他甚至会在更衣室公开指责其他法语球员“出工不出力”。而为了让自己去到更好的球队,阿德巴约主动与法语帮决裂,并达成了转会目的。

  至于“无法合理应对挫败”,案例更是不胜枚举,之前提到的霸凌主角加拉当仁不让。2008年2月阿森纳客场2比2被伯明翰逼平,法国后卫克利希最后时刻送点,加拉无比愤懑并几乎落泪,赛后更是久久不愿离场。不久后,他就被“教授”剥夺了队长袖标。

  拉萨纳·迪亚拉的“枪手”生涯很短暂,温格原本对他期望颇高,并想用激将法吊起法国中场的战斗欲望——“我讨厌看到天赋被浪费。”然而迪亚拉觉得自己的价值无法被主帅认同,不仅拒绝拼搏,还拒绝参赛——这点倒是与穆里尼奥时期的阿扎尔有几分相似。顺便提一嘴,阿扎尔也是讲法语。

  事实上,阿森纳生涯末段的亨利也经常对队友表达不满,并在场上口吐芬芳——用法语“问候”队友家人,当然只会激怒法语帮成员。

  回到本文的主角萨利巴。接下来,小伙子如何趋利避害?目前阿森纳一线队只有他一名法国球员(说法语的佩佩被外租至尼斯),这或许是好事。而熟稔“枪手”更衣室文化的托尼·亚当斯,不久前半开玩笑地给出了一条建议:多花些时间在健身房,尽量少待在更衣室。


地址: 地址:
Copyright © 2002-2021 天天网赚吧 版权所有
网赚社群_网赚指南_天天网赚吧